年前,菏泽市李村镇郝寨村村民搬进了新村。

郝寨自然村是菏泽牡丹区唯一一个位于黄河滩区的村庄,村民们几乎陷进“盖房-大水冲倒-重建”的循环中,出行难、就医难、上学难,娶媳更难……饱受黄泛之苦。终于,他们等到了改变命运的“黄河滩区脱贫迁建”战,赶在2019年春节前住进了“梦寐以求”的新房,圆了郝寨村几代人的“安居梦”。

文/片 齐鲁晚报记者 赵念东 袁文卿 张建奇

难摆脱黄河束缚

几代人被困水窝子

1月29日,农历腊月二十四,在菏泽牡丹区李村镇的集市上,67岁的郝寨村村民陈世伍正挑选着年货。对于陈世伍来说,今年最大的喜事莫过于春年前全村终于搬出黄河滩区,住进了崭新的楼房。

置办完年货,陈世伍并没有急着回家,而是带着记者来到了“困住”郝寨村上下几代人的“水窝子”。在与陈世伍的交谈中,一行人不知不觉来到了黄河大堤上,顺着他手指方向,看到坐落在护堤林后的村落。由于村民早已搬离,村子萧条许多。

村口两块石碑上露出的康熙、道光字样,足见村子年代久远。追溯到以前,陈世伍他们是“外来户”。陈世伍的祖辈们来自河南的陈家村,当时属望族,后因黄河泛滥,村子被冲散,部分村民无奈背井离乡,来到现在的郝寨村定居下来,但仍未能摆脱黄河的“束缚”:出行难、就医难、上学难,娶媳更难……

曾穷得让人害怕

全村三年只娶进俩媳妇

整个郝寨老村除一条主干道为水泥路面外,其余皆是黄土铺地,一旦遇到雨雪天气,路面泥泞可想而知。满眼看到的房屋大都十分破旧。在一处房门前,一个挂在墙上被房主遗忘的相框很是惹人眼,或因时间久远,相框中的部分相片已模糊,但其中一张依稀可以看出是全家福,面带微笑。

其实,在黄河滩区中,村民拍一张全家福还有另外一层含义,就是身边的亲人或被洪水冲走后,能留个念想。

在陈世伍的记忆中,黄河水曾在1957年、1958年与1976年冲进村子,其中以1976年的那场洪水最大。水到堰开,墙倒屋塌,河水没至屋檐,持续了近一个月才消退下去,留下满目疮痍。由于频繁重建,在滩区也就有了“三年攒钱、三年垫台、三年建房、三年还账”的说法,半辈子辛辛苦苦积累的财富,随时会因一场洪水而付之东流。

也正是因此,曾经的郝寨村穷得让人害怕。整个村的村民收入主要靠种地,但由于耕地有限,每个人最少时只分得2分地,而随时会来的一场洪水,可让一年的辛苦劳作白费。在村中,年过半百的单身汉有很多,都是因为当时穷而结不起婚,外村的姑娘也不敢嫁进来,整个村子曾三年只娶来了俩媳妇。

村民年前搬进新家

日子越过越有奔头

2017年,山东提出用3年时间,通过外迁安置、就地就近筑村台、筑堤保护、旧村台和临时撤离道路改造提升五种方式,全面完成滩区群众的迁建任务,郝寨村就是外迁的村子之一。如今,在老村南侧几百米的一处开阔地带上,一幢幢整齐划一的多层楼房很是显眼,水泥硬化过的路面平坦整洁,车辆有序进出,各种配套完善,这便是郝寨新村。

郝家新村在春节前完成竣工验收,郝寨村村民迫不及待地连夜搬进新家,只用了4天,村民全部乔迁新居。

新村建筑面积36226平方米,共设计5种户型,分为160平方米、140平方米、120平方米、80平方米、40平方米。

陈世伍的新家坐落在新村的东北角,为上下两层复式院落,共160平方米。五个孩子都已经结婚生子,在菏泽定居,平时家中只有他和老伴两人。如今搬了新家,原来居住很是分散的邻居都住在了一起,串个门也就几步的功夫,倒也不显得孤单。

不仅迁入新村,郝寨村还将村里的部分土地进行了流转,其中就包括“黄河部落”度假区,如同陈世伍这样的村民每年不仅可以获得分红,还能利用农闲时间打工,一年下来收入可观。

“原来都不敢想的事情,如今一个个都变成了现实。以后的日子也是越过越有奔头了。”谈起将来,陈世伍喜不自胜。

该文章转载自:jizzzzz

文章版权:东北大鹌鹑 - 东北大鹌鹑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dqsbwx.cn/dac/27312826.html

转载请注明文章原始出处 !

评论已关闭

返回顶部